主页 > 行业新闻 > 市政协委员詹锦泉横行乡里霸占土地,西尉村民四处求助无门
2018年06月25日

市政协委员詹锦泉横行乡里霸占土地,西尉村民四处求助无门

  西尉村霸詹锦泉,顶着曾是惠来县人大代表、现揭阳市政协委员的光环,巧取豪夺霸占西尉村集体土地约80多亩,还口出狂言:市各级政府都有我的兄弟,在西尉我就是天就是法,谁能奈我何?致使村民义愤填膺、忍无可忍,多次向上级领导反映有关情况,并提出诉求,但诉求如石沉大海……

 一、在担任惠来县人大代表期间巧取豪夺霸占村集体土地约80多亩。詹锦泉在2005年至2010年担任惠来县人大代表期间,先后多次采用非法手段霸占村集体土地约80多亩。第一次是詹锦泉担任县人大代表期间,把村集体农用土地约15亩占为己有,并建成楼房,原村政一直敢怒不敢言。

  同时,借建设私办的精英武馆之机,不断变相扩大私占集体土地面积。

  建设精英武馆围墙,强把村通西尉小学道路(上学路)大部分土地围进私办的精英武馆(该道路8米路宽是经村党员大会、村民代表大会研究确定的规划),致使西尉村上学路8米路宽被其占为己用。

  小学生至今无路可过,为确保学生安全,学校被迫开凿后侧小门让小学生入学。

  建设精英武馆东墙围进村牛地公土地和建设精英学校面前埕推土填埋西尉大池,侵占集体土地约20多亩。

  第二次是詹锦泉的侄子詹记鹏担任村委书记期间,看中村(土名)面前埔集体土地约30亩,强迫詹记鹏将该片土地承包给他,詹记鹏不同意后,他就私自伪造面前埔集体土地承包合同。该合同认定为假合同原因有以下几点:(1)该合同在村、镇都没有备案也没有任何会议记录,(2)没有通过村民代表大会同意,(3)承包合同落款印章与村委会印章不符,(4)四份承包合同落款时间不符合逻辑且四份合同印章均不一致,(5)村账务也没显示任何承包款凭证,(6)村民詹木有曾承认其本人是受到村霸詹锦泉的人身威胁才签名,詹锦泉扬言该合同产生的后果不关詹木有的事,其本人能搞定一切。

  2017年 5月6日,村干部在阻止其非法耕种过程中,明确指出他非法占有使用村集体土地,责令其停止种植。詹锦泉不顾村干部阻止,雇用施工机械队对该土地强行施工,强行占用农用地施工种植长期作物,作为精英武馆馆长的詹锦泉带领武馆学生在强占的村集体土地种上樟树、罗汉松、沉香等。

  二、利用原惠来县人大代表和现揭阳市政协委员身份,暗箱操作左右村政工作,达到谋取私利目的。詹锦泉动不动就亮出市政协委员身份,还说自己是原惠来县人大代表,说自己怎么为了村发展,对村务“关心有加”,表面向村务提出问题要求解答,对村政工作指手画脚,暗地里还组织一支非法缠访、上访队伍。多次唆使受其小恩惠的村民上访,他对付村干部的“法宝”是不听话,不为他谋事就告倒,处心积虑制造负面舆论,煽风点火,整“黑材料”,收买指使受其小恩惠的村民信访、越级上访,村干部本来就难当,大都因为不愿当其傀儡,干损害集体利益的事,又不愿得罪他被告而辞职不干。在威胁恐吓党员干部群众时,詹锦泉扬言“我上头有人”,詹锦泉表面是通过找问题、提建议,实际是暗中煽动受其小恩惠村民上访打击干部,实现其“不听话就告倒”的目的,采取手段实现其内心“想当干部就必须为我所用,为我说话办事,为我谋地牟利”。达到其称霸乡里、鱼肉百姓的目的。否则,搞到当任书记位置坐不稳,后院老起火,身败名裂,至少是疲于奔命,无所作为。

  他的做事方式是“谁挡我的利、谁挡我的益、我就针对谁”。在他对面前埔30亩土地施工当天,村干部前往制止,他竟然跑到村址大声呵斥和谩骂到场制止的干部,扬言“谁阻止他种植,他就认准谁”,威胁暗示以后要和干部算“私帐”。早期詹锦泉为达到从詹金顺手中夺得西尉大池的长期租赁权,曾威胁西尉村原村书记詹木利将西尉大池合同先签给他,詹木利以原合同没有到期及原合同内容有要优先签给原合同方为由拒绝他,后将合同续签给原池主詹金顺,因此,詹锦泉怀恨在心,动用一切手段告倒詹木利。詹木利被告倒后,詹锦泉扶植村民詹文周起来当村书记,怂恿其扶植的傀儡书记詹文周以村名义与詹金顺打官司,最后官司打输了,詹锦泉认为詹文周没有能力。在2013年3月选举前,詹锦泉听说詹金顺的儿子要起来竞选村民主任,詹锦泉怕詹金顺的儿子竞选到村民主任后跟他作对,就指使武馆黑社会组织人员蒙面用布袋套住詹金顺抓到村外一顿毒打,然后丢到神泉镇芦园一处荒野,此事后来公安机关查不出肇事人员。但村民心知肚明最大嫌疑是谁,我们村民是惹不起精英武馆馆长詹锦泉的,詹锦泉利用武馆名义,培养大批打手,长期横行乡里,软硬兼施,阴毒行黑,瞄准个人,明枪暗箭齐发难躲难防。他以自己建办的武术馆为依托,组织吸收了社会大批游手好闲的人员暗中运作形成一股黑恶势力,自己幕后策划指使对阻止其非法牟利的人进行打击。2014年曾指使其胞兄詹文宗殴打原村支书詹桂龙(其案善未结案)。

  三、詹锦泉为霸一方,为何能偏安一隅呢?政府某些当权干部狼狈为奸且姑息养奸是最主要原因。对于詹锦泉的问题,民愤极大,村民不满情绪激烈,有村民说:身为市政协委员,带头巧取豪夺村集体土地,一桩又一桩,以精英武馆馆长之名霸道谋私,还信誓旦旦为了村发展,有目的、有计划、用手段逐步侵吞集体土地,试问下一步詹锦泉拳指何方?下一块地又看准西尉村哪个地方?占地谋私利何时是尽头?村民多次向各级政府部门提出诉求:一是请求政府重视,派出督查组、工作组,调查核实詹锦泉霸占集体土地情况,帮群众讨回土地,拆除违章建筑,讨回公道;二是请求上级政府部门严惩其伪造土地承包合同的违法违规行为;三是严查詹锦泉当选政协委员过程是否合法,村民对“詹锦泉这样的人”当选政协委员表示质疑,认为他为市政协“抹黑”,影响政府机构在群众中的形象和公信力。本来查土地问题非常简单,用科学仪器圈量詹锦泉总用地面积,查阅其合法用地有关材料,比对一下土地数据一目了然。但各级政府在群众多次诉求下,工作没有实质性进展。向各级政府主要领导反映,也无济于事。群众猜疑越来越大,是否正如詹锦泉所说的,省到揭阳市各级政府都有他的人?村民反映的问题不得昭见天日。詹锦泉背后究竟藏了多大的后台和利益团体,他们在“唯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恐惧下为其“把伞”。他才能在民愤极大,群众多次反映问题的情况下,继续逍遥,继续张扬,继续毫发未损,该原因值得引人深思,西尉村干部群众期待政府的调查……